服務(wù)電話(huà)

新聞中心

建廣律師

快速聯(lián)系

留言反饋
  • 地址:大理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滿(mǎn)江紅山路北段
  • 郵箱:dlclwl@163.com
  • 公司總部辦公電話(huà):0872-2487036
  • 公司總部業(yè)務(wù)電話(huà):0872-2487176

獻給云南“一五六”工程的建設者——生命的最后七天

來(lái)源:大理滄龍物流有限公司   發(fā)布人:admin 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7月1日   點(diǎn)擊:25次
字號:T|T

來(lái)源:中國交通報       2024-06-26 10:28 

在貢山縣烈士陵園安葬著(zhù)一名年僅29歲的云南"一五六"工程修路工人,他叫周靜,昆明人。

周靜從16歲起就參加修路,直至29歲時(shí)在怒江修筑云南"一五六"工程過(guò)程中不幸光榮獻身。那時(shí)他還沒(méi)有結婚,家里曾幾次催他回家結婚,他總是說(shuō)任務(wù)緊、工作重,因而婚期一延再延。云南"一五六"工程第一期完工時(shí),領(lǐng)導安排他回去結婚,他說(shuō):"這里需要我才調來(lái)這里,現在正是用人的時(shí)候,我怎么能丟下工作回家結婚呢?"誰(shuí)能料到這位先公后私、一心一意為怒江人民的筑路戰士,還沒(méi)等到辦完終身大事,就把他黃金般的生命永遠獻給了怒江大峽谷。

       在時(shí)光的深處,云南"一五六"工程那些筑路者的身影像這條公路上風(fēng)中乍起的飛塵,在短暫的飛散后,長(cháng)久地歸于平靜,似乎除了這條路,他們什么都沒(méi)有留下。

       要致富,先修路。1970年2月,修建碧(江)福(貢)貢(山)公路是怒江自治州境內瓦(窯)碧(江)公路的繼續和延伸,全長(cháng)155.789公里,簡(jiǎn)稱(chēng)云南"一五六"工程。周靜同志是省交通局派來(lái)支援邊疆建設的工人,由于在云南"一五六"工程第一期工程戰斗中成績(jì)優(yōu)異,第二期工程一開(kāi)始,按指揮部的生產(chǎn)布置,組織一個(gè)精干的突擊班去主攻云南"一五六"工程量最大最艱巨的咽喉地段--布臘巖,周靜擔任副班長(cháng)。在生命最后的七天,他像一顆流星消逝了,盡管生命短暫,但足夠輝煌!

       云南"一五六"工程是在時(shí)間緊、任務(wù)重、邊測設、邊施工、糧草未備、人馬先行的情況下倉促上馬的,加上在"文化大革命"的動(dòng)亂時(shí)期施工,困難不少。5000多名民工匯集到怒江沿岸,運輸吃力,物資供應不上。大米不夠吃稀飯,沒(méi)有工棚住巖洞。三分之一的工人,不得不長(cháng)期背運物資。怒江沿岸山高谷深、雨量多、雨期長(cháng)、氣候多變、各種疾病流行,病工率一般都在10%。山大無(wú)柴,單為維持生活燒柴,一個(gè)連隊起碼要固定一個(gè)砍柴班。加之當地山高坡陡,菜地很少,蔬菜與副食供應不足,多數連隊職工伙食是鹽巴、開(kāi)水、野菜、米湯、稀飯。在氣候多變、地形險惡、物質(zhì)條件很差的情況下,各級干部和各族工人,始終發(fā)揚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,憑著(zhù)一顆紅心兩只手,餐風(fēng)飲露,冒雨搭棚,戰寒風(fēng)、頂烈日,翻山越嶺砍鋤把,板鋤不夠用刮板,硬是闖過(guò)了道道難關(guān),克服了重重困難,使沉寂幾千年的怒江峽谷,變成了炮聲隆隆的戰斗工地。

       怒道難,難于上青天。布臘巖是怒江峽谷有名的懸巖絕壁之一。巖頂直插青天,巖腳直伸江底,巖腰云霧繚繞;苔蘚叢生,藤葛倒掛,泉水涌滴;看天一條線(xiàn),看地一條縫。測量隊測量到此只能在巖兩頭設控制點(diǎn),飛線(xiàn)過(guò)巖,線(xiàn)長(cháng)不到兩公里,繞道緊走要一整天。要從巖腰劈開(kāi)一條公路,路人只能搖頭嘆氣,但筑路工人的決心是不可阻擋的。突擊班的任務(wù)就是要在K120+495-K120+700一段的布臘巖絕壁上打眼爆破,首開(kāi)第一炮。

周靜同志身為老工人、突擊班副班長(cháng),他知道肩上的擔子有多重。盡管突擊班成員是在貢山各個(gè)連挑選出來(lái)的年輕力壯、精明能干的小伙子,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眼巴巴看著(zhù)班長(cháng)和副班長(cháng)如何帶領(lǐng)他們沖鋒陷陣。剛到工地時(shí),班長(cháng)馮大義負責住地食宿和工具準備,看現場(chǎng)自然是副班長(cháng)主動(dòng)承擔。

到布臘巖工地的七天,也是周靜同志一生中短暫而平凡的最后七天。

第一天,經(jīng)過(guò)4天的徒步行軍到達工地,他就和同志們一道打掃環(huán)境衛生,安排住地,晚上他根據沿途觀(guān)察所得,向領(lǐng)導小組提出了施工方法的5條建議。

第二天,寒風(fēng)呼嘯、冷雨紛紛,雪花已從巖頂慢慢飄下,領(lǐng)導決定休息,周靜卻約著(zhù)幾個(gè)伙伴上山砍鋤柄錘把,回來(lái)途中不慎滑跌河溝,一身濕透。但他毫不在乎,飯后就跑去鐵工房煊炮桿。

第三天,整天都在鐵工房和鐵工研究布臘巖石質(zhì)硬度,炮桿應淬什么火,并將各類(lèi)型的炮桿淬火分批堆放,準備施工。

第四天,領(lǐng)導叫他補休,他不肯,和技術(shù)員上工地勘測,研究清場(chǎng)和選炮位方案。

第五天,清場(chǎng)開(kāi)始,他第一個(gè)身系安全繩作業(yè)在懸巖上,爬上爬下20多次,臨收工不慎將砍刀掉下巖腳江邊,為了國家財產(chǎn)不受損失,他冒著(zhù)危險下到江邊把砍刀找回來(lái)。

第六天,繼續清場(chǎng)選炮位,他迎著(zhù)困難,總是說(shuō)這里危險我先上,體現出了大無(wú)畏的英雄作風(fēng)。

第七天,也就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天,他顧不得休息、吃飯,攀巖過(guò)壁,選擇炮位,因繩滑失手,不幸光榮獻身。

這7天是他一生工作作風(fēng)的縮影,他在革命道路上就是這樣勤勤懇懇、兢兢業(yè)業(yè)、一心為公,積極工作。

當噩耗傳到貢山縣的時(shí)候,全縣人民為之流淚,被他這種無(wú)私無(wú)畏、勇于獻身的革命精神所感動(dòng)。貢山縣革委會(huì )到工地主持了追悼大會(huì ),并號召全縣軍民向周靜同志學(xué)習。一批批駐貢山的解放軍戰士、貧下中農、機關(guān)干部從幾十公里外來(lái)到周靜生前戰斗的工地上瞻仰和悼念烈士。

如周靜同志這般可敬的無(wú)數筑路英雄們,發(fā)揚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的精神,全憑自己的一雙手,一錘一錘的敲,一炮一炮的炸,一鋤一鋤的挖,一撮箕一撮箕的抬,用手推車(chē)一車(chē)一車(chē)的倒,任憑風(fēng)吹雨打,頭頂酷暑陽(yáng)光,腳踩嚴冬泥石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披荊斬棘,戰天斗地在百里工地上,歷經(jīng)千辛萬(wàn)苦,才使得公路全線(xiàn)貫通。

1976年6月,碧(江)福(貢)貢(山)公路全線(xiàn)竣工,人們歡呼著(zhù)"貢山通車(chē)了",歷史翻開(kāi)了嶄新的一頁(yè)。

公路通到貢山縣城后,人們又將周靜同志的遺體遷移到貢山縣烈士陵園安葬。

在整個(gè)云南"一五六"工程施工過(guò)程中,還涌現出很多可歌可泣的先進(jìn)人物和先進(jìn)事跡。如舍己救人的藏族筑路英雄孫文勝同志;把生留給戰友、把死留給自己的納西族民工和潤光同志;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(wù)的傈僳族戰士匡馬細同志......筑路英雄們一路攻克了鶯歌巖、龍虎巖、臘烏巖、臘竹底巖、依樂(lè )巖、木家巖、布臘巖、泥阿打巖、龍洞巖等著(zhù)名懸巖。臘竹底巖的驛道上有一石碑曾這樣記載:"龍鱗虎齒、奇險萬(wàn)狀、附藤而過(guò)、不寒而栗"。云南"一五六"工程總指揮李恩和同志,每一次專(zhuān)程到工地看到筑路工們一張張消瘦的臉龐、熬紅的眼睛、干裂的嘴唇、裸露的膝蓋,久久沒(méi)有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,深深地被這種英勇拼搏的精神所感動(dòng)。在這里我們無(wú)法記下每一位殉職者的事跡,甚至未來(lái)得及保存他們一張生前的照片,然而滔滔怒江和巍巍青山將不會(huì )忘記這些忠魂。

他們長(cháng)時(shí)期經(jīng)受著(zhù)苦與樂(lè )、生與死的考驗,打通了上百道的懸巖絕壁,跨越了上百條的大箐深溝。期間,有88名干部和工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(其中因公死亡34人,因病死亡26人,意外事故28人),135名民工造成終生殘廢。通過(guò)這條公路的建設,培養鍛煉了一大批當地少數民族工人,工程結束后,有620人成了養路工人,175人當上了汽車(chē)駕駛員和汽車(chē)修理工。

歲月眷望而去,歷史川流不息。半個(gè)世紀以來(lái)關(guān)于云南"一五六"工程的那些事,或許我們已經(jīng)淡忘,但腳下的公路都知道,就在怒江美麗公路,延伸云南"一五六"工程......